只会磕糖

练手。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2)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2) 

       

       吴世勋觉得自己要好好考虑中午给张艺兴准备什么吃。但是自己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想了想他还是出门给朴灿烈打了个电话,毕竟朴灿烈有女朋友,应该比他有经验。直到那边冰冷的女提示音响起来,朴灿烈还没接电话,吴世勋估计这人还是没醒。想想又给兼职的老板打了个电话过去,自己昨天旷班就算了,连声招呼也没打。老板倒是接的快,没嘟两声呢,那边就接了。


  “小勋啊,你昨晚上人呢?”吴世勋还没开口呢,那边就把吴世勋给问住了。


  “我朋友昨晚出了点事,我这两天得照顾我朋友呢。”


  “你个毛良心的,你宝里宝气滴,都不知道打个电话,气的我不耻你。”老板气的怒飙几句长沙话。


  吴世勋一句也没听懂,不过听声音就觉得老板肯定是生气了,“对不起。”


  “几天?”


  “三天吧,就三天。让伯贤先顶着吧。”老板这普通话无缝转换的,吴世勋差点没反应过来,不过他心里还挺得意的,自己一句话里现在已经能做到说两层意思了,还被老板听出来了。


  “晓得了。”


  吴世勋笑了笑把电话挂了,老板人真有意思,明明气的不行了,还让自己把假请了。自从上个月和母亲吵架了以后,吴世勋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学习中心找了这个兼职,专教小学生学韩语。就是个兴趣班,要求也不高,要的就是吴世勋和边伯贤这种韩国人当老师的噱头,正好吴世勋也跟着这群小学生提高下他的中文水平。这不,一语双关就已经学会了。


  “你在这站着干嘛呢?”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朴灿烈。


  “等你。”吴世勋转身,故作一深情的看着朴灿烈。手往上一抬,想摸朴灿烈的脸


  “戏瘾又犯了?要不要我找医生给你治治?”朴灿烈顺势把吴世勋手给打下去了,指了指前面穿白大褂的医生。


  “哥,你变了,你以前都配合我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朴灿烈摇摇头,“病人,你已经没药治了,回去等着你朴灿烈爸爸弄死你吧。”朴灿烈一句话,俩个人互相看着傻笑了半天。


  “进去吧,不知道的真的以为我们是隔壁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呢。”朴灿烈拍了拍吴世勋的肩。


  吴世勋这才把笑容收收,跟着朴灿烈往病房走,“你刚刚怎么没接我电话?”


  “我都到医院门口了,我还接什么?”


  “也是。我还以为你睡过了呢。”这才发现朴灿烈手上还拎着碗粉,“我都吃过早餐了。”


  “这也不是给你的啊。”朴灿烈推开病房门,准备把粉放在了张艺兴的床头的桌子上。


  吴世勋指了指张艺兴,“他也吃过了,早餐是他给我买的。”


  这下好了,朴灿烈尴尬的站在床头,这碗粉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放着吧,我现在也不想吃。”张艺兴抬抬眼,看了眼朴灿烈,又立马把眼神收回来。


  “放久了就不好吃了,我特意打车去打车来去坡子街买的,你最喜欢的那家,四姐米粉。”朴灿烈把粉放在床头,又把盖子打开,房间里立马散发着牛肉的香味。“我去的太晚了,肉饼蒸蛋卖完了,没买到。”


  张艺兴不说话,眼神一直盯着手里那本书。


  坡子街那家四姐米粉其实是张艺兴最爱吃的米粉,从小学到大学,只要有机会他就跑去吃。起初是妈妈总带他去吃,后面就自己和同学偷偷跑去吃。那里的阿姨一直没换人,味道也一直没变,烂熟的大块牛肉,鲜美的汤汁,再配上一碗肉饼蒸蛋,才十几块钱,每次都吃的张艺兴一本满足。


  可是这碗粉是朴灿烈买的,张艺兴再喜欢吃都不想吃。


  “尝尝吧。”吴世勋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坡子街不是离这里挺远的吗?”


  朴灿烈还是站在桌子旁看着张艺兴,张艺兴还是一直不动,看都不看朴灿烈一眼。


  “你吃吧。”朴灿烈把筷子递给吴世勋,“等会泡久了就不好吃了。”


  张艺兴的书挡着脸,吴世勋看不到张艺兴的表情,朴灿烈的脸吴世勋是看全了,比吃了屎还难看。这递过来的筷子,吴世勋根本就不敢伸手接,生怕朴灿烈能拿着筷子把他手给戳了,再用那碗牛肉粉盖他头上。


  “你吃吧。”朴灿烈又重复了一遍,把筷子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扔,跨着大步就走出去了。吴世勋看看床上的张艺兴,还是一动不动的,唉了一声,追着朴灿烈出去了。


  吴世勋和朴灿烈当了几个月的室友,多少知道朴灿烈的性格,一有郁闷的事情就指不定在哪躲着抽烟呢。所以吴世勋在厕所门口看到靠着墙角抽烟的朴灿烈一点也不意外。朴灿烈今天很帅,衣服和头发看着也是精心打理过的,要不是朴灿烈那一脸失落的表情,吴世勋还以为他拍画报呢。


  “和他原来是朋友,吵架了。”


  吴世勋点点头,从兜里也摸出来一根烟,接着朴灿烈的烟点上了。为什么吵架这种问题,朴灿烈不说,吴世勋也不会问,他不喜欢问别的隐私,朴灿烈的也好,张艺兴的也好,尤其是这种,不太愉快的事情。但他不明白兄弟吵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吴世勋觉得兄弟之间吵架就是一拳头的事情,打完一架心里痛快了,没什么好不了的。


  “走吧。”朴灿烈把抽完的烟头扔进了垃圾桶,“我先回去了。”


  吴世勋点点头,把抽了半支的烟也扔了进去。


  吴世勋送走朴灿烈回来的时候,张艺兴还是原来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什么书这么好看?”


  “《领导力》,嗯,就是리더십的意思”张艺兴听见声音,把书放在了枕头旁边。


  “你还会说韩语?”吴世勋突然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高中生这么厉害。


  “学过一段时间,讲的不好。”


  “听起来还不错。”


  “是吗?”


  “是的。你还想学吗?哥哥可以教你。”


  “不了,我很忙。”


  “我在兼职当韩语老师,就在H大那边,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啊。”


  “我知道了。”张艺兴说完又继续低头看书了。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不说话了,就坐在旁边空的床位看电视。


  吴世勋很喜欢看新闻,一是发现看新闻非常容易提高汉语水平,二是无聊。电视里播的新闻讲的是一个未成年少女独自见网友被骗的故事。吴世勋看着少女打着马赛克的微信,才想到自己连个张艺兴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张艺兴,你要不要留个电话给我,你想来学就可以联系我”


  “等我看完这页。”张艺兴连头的没抬,眼睛死死的盯着书。


  吴世勋没说话,继续看新闻,未成年少女已经变成失足少女了,临结束还劝诫未成年不要沉迷网络,更不要相信网恋。果然,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网络都是万恶的。


  新闻从网恋播到打假,从伊拉克播到十九大,张艺兴才放下书。


  “你电话多少?我打给你。”


  吴世勋存下号码,在备注那一栏上打上了张艺兴小朋友。


  “小朋友,你中午想吃什么?”被朴灿烈弄了这一出,吴世勋连午饭的事情也忘得一干二净。


  “我想吃这个,我们一起去坡子街吃吧。”张艺兴指了指床头那碗粉,“你请我吃。”


  “不行,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带你去。”


  “占我便宜?”


  “我付钱,谁占谁便宜?”


  “吴世勋你想清楚,我还没有要你精神损失费呢。”


  “快走吧。”吴世勋咳嗽了一声,“走了走了。”


  张艺兴看着吴世勋惊慌失措的样子,捂着肚子在床上狂笑。


  “吴世勋,긁어부스럼(自讨没趣)?그래?(对吗?)(平语)”


  “제말이맞아요?(对吗?)(敬语)”吴世勋纠正他,他觉得张艺兴念韩语的时候显得格外可爱,语气都温柔了很多。


  “好,走吧。”


  过了很多天,吴世勋回想起要出门的这一刻,才发觉自己好像已经被张艺兴占了便宜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