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磕糖

练手。

短篇|天鹅湖(上)

短篇|天鹅湖(上)

恐婚的王子勋x怕天鹅的天鹅兴



【一】

 

  小镇里有个传说,据说西北角的天鹅湖里有一只高冷的天鹅。

 

  那只天鹅从来不和其他天鹅呆在一起,总是独自躲在湖水深处,仰起脖子,高傲的游着。

  

  传说就是传说,几乎没有人看到过这只天鹅。大家都说这只天鹅比其他天鹅都要大,脖子比其他天鹅长的都要优美,翅膀忽闪忽闪的,带着金色的光芒。

 

  消息很快也传入了宫中,一直喜欢小动物的大王子朴灿烈首先就动了心思。联合小王子吴世勋一起,骗了国王,说要去西北角的天鹅湖打猎。

 

  吴世勋心里也挺好奇的,毕竟他还没见过带着金光的天鹅呢。装模作样的带了弓箭,颠颠的就跟着朴灿烈跑了。

 

  俩人从早上六点等到晚上六点,吴世勋觉得天鹅都该下班了,朴灿烈还一动不动的低头看着湖面。

 

  “哥,天鹅值班吗?”

 

 “可能会排班吧。”朴灿烈还是不死心。

 

  “万一今天不是他值班呢?”话还没说完,吴世勋就看到随着远方霞光游动过来的天鹅。

 

  吴世勋能确定就是这只天鹅了,因为这只天鹅就带着金色的光芒,雪白的羽毛,十分好看。

 

  说时迟那时快,看到手上拿着弓箭的吴世勋,天鹅一个360度转身朝反方向游去。

 

  吴世勋更确定是这只天鹅了,因为他速度飞快。

 

  比天鹅速度更快的,是朴灿烈下达的抓住那只天鹅给年假的命令,带了的士兵都一个个跳下水,拼命的向湖中心游。

 

  吴世勋觉得这些人的落水动作,零分。

 

【二】

 

  天鹅没抓着。

 

  朴灿烈难受,士兵也难受。

 

  吴世勋更难受。

 

  因为从天鹅湖刚回来,他的父亲,那个位高权重的国王,就要求他结婚了。

 

  婚礼就在这周天的晚宴上,父王准备了来自其他六国的公主。据说每一个公主都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她们会弹钢琴,也会唱京剧,会跳芭蕾,也会跳咆哮。而他,就要从这六位公主中,选出一位,做自己的妻子。

 

  吴世勋不想结婚,和父王大吵了一架。他还没谈过恋爱呢,还没有心动,没有约会,没有牵手,没有接吻。哥哥说,如果这些在结婚前都没有经历过,就太没有意思了。吴世勋不想没有意思,他还没玩够呢。

 

  吴世勋找母亲诉苦,母亲告诉他,每个王子到了年纪就应该拥有一个公主。即使不真心相爱,也该有个公主。

 

  吴世勋扁扁嘴,闷闷不乐的回到了房间,他不喜欢母亲这套理论。脑海里还想着今天看到的那只泛着金光的天鹅,他决定明天再去一次天鹅湖,问一问那个神奇的天鹅,他到底该不该结婚。

 

【三】

 

  第一天,吴世勋没看到那只天鹅。

 

  第二天,吴世勋还没看到那只天鹅。

 

  第三天,吴世勋仍然没看到那只天鹅,他怀疑这只天鹅可能放年假了。

 

  吴世勋拍拍裤子,正准备走,却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破旧衣衫的少年,静静的坐在湖边,眼神空洞的望着的湖水。

 

  而吴世勋的心,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上突然投进了一颗石子,炸开了。

 

  “长的怪好看的”吴世勋喃喃的说道。

 

  “真滴吗?我也觉得自己超级好看的!”少年转过身,开心的向吴世勋招招手。

 

  ???

 

  吴世勋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吓的自己往后退了几步。

 

  “你每天,是不是都来这里等我啊?我看你天天来。”

 

  “不是等你,我在等天鹅。”

 

  “吴世勋,你叫吴世勋对吧?我在这里特别害怕,你能不能把我带回家啊?”少年看着他一动不动,立马冲上来,一下跳到了吴世勋身上。

 

  吴世勋条件反射的抱住了他。 

 

   这人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啊,有淡淡的青草香,搂着睡觉应该很舒服吧。

 

  “你家有游泳池吗?”怀里的人坐直了身子,直直的看着自己。

 

  “有,你想要多大的都有。”

 

  “那行,那我放心的和你走了。”

 

  “为什么要游泳池?”

 

  “嘘…”少年把右手食指放在了吴世勋的嘴上,“你抱我紧一点,我要掉下去了。”

 

  吴世勋只好又使劲,把人往上抬了抬。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叫张艺兴,是隔壁那个蕾国的王子。”

  

  “我还是,你想要找的那只天鹅。”

 

【四】

 

  张艺兴就在吴世勋的怀里给他讲了自己变成天鹅的整个故事。

 

  蕾国是个小国,张艺兴是这个国家第三个王子,他还有两个哥哥,三个弟弟。上个月父亲病逝,整个国家都乱了套,哥哥弟弟们都明争暗斗,希望在父亲死后,能够继承唯一的王位。

 

  张艺兴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为了这场利益战争中的牺牲品,他被自己哥哥请去的名叫都暻秀的巫师施了魔法,巫师唱着MAMA,就把自己变成了天鹅。

 

  变成天鹅的张艺兴只有在日落后才能变成人形,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家,日落之后,就只好一个人呆在湖边。

 

  “呜呜呜呜呜呜我跟你说,我超怕的。”怀里的人缩了缩,“那个天鹅,每个鹅都,尖尖嘴,尖尖嘴你知道吗?他们就游过来,我害怕啊,我就飞快的游。飞快的游走,躲在湖深处。太吓人了,太吓人了。他们为什么不考虑我,呜呜呜我根本不敢跟他们做朋友!”

 

   “我都不敢低头,我特别怕看到湖里的鱼,那些鱼也是,尖尖嘴,都是尖尖嘴。这个湖里,湖里游的,天上飞的,每个都是。”

 

  破案了,吴世勋终于知道那个传说怎么来的了。

 

  “上个礼拜我看到你拿着弓箭,哇,我就觉得你,站在那里,就像一阵风吹过来,玉树临风!对!就是这个词!你真的太帅啦,你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帅气的男孩。”

  

“我太害羞了,就游走了,又后悔想游回来,一转身看到那么多人追着我,我怕,我就只好走了。”

 

  “后来就在想,如果每天都能看到你就好了,所以你想不想每天都看到我啊?”

 

  “不想。”吴世勋揉揉怀里人的小脑袋,他决定的把这只怕天鹅的天鹅,带回家。

 

【五】

 

  回了城堡的张艺兴很乖。

 

  白天就乖乖呆在偌大的游泳池里,没有其他天鹅,也没有小鱼,虽然偶尔会有小鸟飞来,但都对他很和蔼。吴世勋就坐在泳池旁边,大多时间的他都看书,都是关于爱情的,吴世勋很认真,认真的吴世勋很帅。

 

  偶尔吴世勋也会放下书,和他的小天鹅比赛谁游泳更快。或者一起躺在水上,晒着太阳,给张艺兴讲今天在书上看到的故事。

 

  晚上张艺兴就悄悄睡在吴世勋的床边,王宫很暖和,吴世勋的怀抱也很暖和,比天鹅湖的草地暖和多了。他觉得这个小金主实在太靠谱了。

 

  张艺兴很开心,但是吴世勋很烦恼,本身找天鹅想问问自己到底要不要结婚,谁知道自己竟把天鹅带回来了,看着他每天都这么快乐,吴世勋根本无从开口。

 

  快乐都想留给你,烦恼只想留给自己。

 

  “唉。”吴世勋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


评论(1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