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磕糖

练手。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1)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1)

 “我晚上有事,晚点回来,查寝的阿姨来了记得帮我兜着点。“吴世勋站在门口,边穿鞋边对着寝室里喊。兜是最近朴灿烈交他的新词,朴灿烈说兄弟之间就应该兜着点,吴世勋就记住了。

   吴世勋刚来学校的时候不怎么喜欢这个朴灿烈,凭着比自己早来中国几年,一天天跟老妈子似的教育自己,烦都要烦死了。老妈子,吴世勋想到这个词又笑了笑,大家好像都这么说朴灿烈,据说是姨母的意思,边笑边往门外走。

   长沙的冬天比韩国要好了很多,但是十二月份的晚上还是冷的不行,风吹过脸就跟刀子化了似的, “操,真他妈的冷。“吴世勋赶紧把皮衣的领子立了起来。跨上了自己那台奥古斯塔mv800。这车是来中国以后哥哥送的生日礼物,吴世勋对摩托车也不懂,就觉得这车特别酷,骑车还他妈的挺拉风的,总有小女生偷偷看他。

  “操,怎么还不好用了。“吴世勋还不习惯说中国话,尤其烦躁的时候。车前段时间才到手,吴世勋就发现这车前刹离合不太好使,可是上个月开始就和母亲吵架了,银行卡一直没有进账,吴世勋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说到和母亲吵架,唉,也就是第一次骑这车把自己摔了进了次医院,皮肉伤,养了两天就好了。结果也不知道母亲怎么知道的,一个电话打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误会吴世勋是跟人飙车出了事故,死鸭子嘴硬不承认。本身以为到中国留学能少被爸妈管着,结果母亲那咄咄逼人的态度,差点没从韩国飞过来把他打一顿,如果哥哥没..

   “啊。”

   吴世勋被这彭的一声突然断了思绪,吴世勋明显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吓的赶紧急刹车,前刹还不好使,过了好几米才停下来。扔下车跑过来的时候,才发这人飞出去有几米远,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吭。吴世勋虽然自己摔了无数次,但是撞着人还是第一次。蹲下去轻轻的推了一下他,

“同学?你还好吗?“

“嗯…嘶..”地上的人可算出了声,看样子是疼的不行。

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有人说打120,吴世勋这才想起来,赶紧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手抖得不行,解锁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差点把手机给抖掉了才把120的电话打过去。

  “120吗,我在。。我在”,吴世勋转头望望周围,h大的..嗯..后面往左边..有…”吴世勋本身对这里就不是特别熟悉,再加上紧张,中文说的磕磕巴巴,半天也没说对地址。

  “小伙子?你别着急,慢慢说。”电话那头是急诊室120大叔的声音。

  “我..”吴世勋看着周围人群,把电话给了离得最近的一个阿姨,”我..可以帮忙我..说..电话吗?“阿姨愣了一下,会了意,立马接过了电话。“您好120吗?我们在h大后门的xx广场,这里有一个小伙子,被撞伤了,不,摩托车,对,对,就在刚刚,好的。”阿姨麻利的把电话还给了吴世勋。吴世勋一转头,看见好些人围着地上的男孩,问他叫什么,父母电话多少之类的问题,有些他也听不懂。

  他只能惊慌失措的站在路人中间,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韩文中文英文全都蹦出来了。吴世勋突然想到朴灿烈,朴灿烈比他多呆在中国很多年,肯定比他有经验。赶紧打了朴灿烈的电话,朴灿烈慌慌忙忙穿着睡衣,骑着自行车冲过来的时候,120的车也正好来了。

  坐在车上看着医生给男孩装上氧气罩的时候吴世勋才开始回过精神来,他撞人了,还是自己刚来中国没几个月的时候,扯了扯朴灿烈的衣角,小声的用韩语说了句,“哥,我该怎么办啊”

   朴灿烈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了点事情,突然走神了。”吴世勋看见朴灿烈一句话没说,心里更慌了,虽然自己从小到大也不是个什么三好学生,旷课,抽烟,喝酒这些个坏习惯一个没落,但是出人命了还是第一次。“本身想做个兼职赚点钱,没想到钱没赚到还把人撞了,我妈..”

  “你是不是18年没讲过话?你能给他治吗?”朴灿烈瞪了眼吴世勋。

  吴世勋立马闭上嘴,做了一个把嘴锁上的动作。其实朴灿烈来了他心里安稳了不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个人能陪他就成。 

  到了医院吴世勋就跟着担架车在医院四处乱窜,又拍片子又做检查。直到医生说了句,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人吓得不轻,去把钱交了吧,吴世勋才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喘了口气。朴灿烈坐在他旁边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吴世勋拿着就咕嘟咕嘟一口气全给喝完了,才拿着他那张一个月了数字只会少不会多的卡,去把钱都给交了。各项检查做下来不是个少数字,好在有朴灿烈,两个人凑一凑,才把钱交齐。

  “头部磕出血了,有点轻微的脑震荡,缝下针,今晚在急诊室观察下,明天转住院部,没什么大问题其实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你进去看看吧。”

  吴世勋看了眼朴灿烈,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或者能陪着他一起进急诊室,结果发现朴灿烈眼神一直在放空,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哥,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朴灿烈听到吴世勋的声音这才回过神,“哦,好。”把烟仍在地上踩了一脚,跟着吴世勋进了急诊室。 

  这么一折腾都半夜了,床边除了一个小护士,没有别人。吴世勋这才好好打量自己撞的男孩子,看起来好像比自己小一点,估计是个高中生,皮肤白的透红,一双下垂眼显得十分无辜,长的又可爱又乖,一看就是那种门门都是A拿奖学金的三好学生。

  吴世勋转身看了下周围,找了个椅子搬在了床边,朴灿烈站在吴世勋旁白,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床上的人。

  “你还好吗?”吴世勋小心翼翼的询问。

  床上的人看到两个人进来了就一直没说话,吴世勋的问题也直接无视了。

  “是不是哪里还是不舒服?”吴世勋看床上的人不说话,又忍不住问了。

  “吴世勋,你是不是18年没讲过话?你能给他治吗?”得,又是这句。吴世勋又没声音了。

  急诊室安静的都能开全国人大会议了,吴世勋尴尬的不行,。

“朴灿烈,我累了,我想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床上的人开口了。

“认识?”吴世勋抬头看了眼朴灿烈,又看看床上的人,“朋友?”

朴灿烈摇摇头,吴世勋本想追问下去,看看朴灿烈的表情,又把嘴闭上了。

“我走了,你在这看着吧,缺钱再和我说。”朴灿烈拿着包头也不转的就走出去了。

 “哥,谢谢你!”吴世勋这声道谢声音大的感觉能追着朴灿烈到学校了。

  “小点声。”旁白的小护士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也不知道床上的人到底睡没睡,反正眼睛是闭着了。吴世勋觉得自己看着也尴尬,往椅子后面靠靠,也想稍微咪一会。

   没想到这一咪就是睡到天亮,人都从椅子滑到了床边上,等吴世勋从床边爬起来的时候,床上的人都不见了。吴世勋看看周围,昨晚的那个护士也不在了,换了个新的护士。刚想开口问问护士这床的人呢,就看到从门口进来了个人。

  “你醒了?”进来的人手上还拿着早餐,“吃吗?”

  “吃。”吴世勋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昨晚撞的那个乖乖男孩,顺手接过他的豆浆。“ 昨晚真的不好意思,我跟你道歉,真的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医药费我全部都会出的。”

  吴世勋把自己能想到的关于道歉的词全都用上了。中文老师要是能看到自己这么厉害,怎么也得奖励自己十根巧克力。

   “你出,我没拦着你。”说着喝了一口豆浆,“你不是中国人?”

   “嗯,我是韩国人。”吴世勋也跟着喝了一口,“我叫吴世勋,你叫什么?”

  “我叫张艺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弓长张,艺术的艺,兴旺的兴” 

 “我知道了,张艺兴。”吴世勋觉得这人挺好玩的,介绍名字也这么认真。

“你是h大的?”张艺兴坐在了床边上,仔细看了看吴世勋的脸,长的可真帅啊,可惜就是眼神不好。

“你怎么知道?!”吴世勋吓了一跳,又想想在在那个地方,也就h大一个大学,“你也是吗?”

“我不是。”

“那你..是不是高中生?要不要联系你爸妈啊?”

“不是。我看起来那么小吗?联系我爸妈就算了,我爸妈知道了又要念咯。”

“你身上疼吗?“

“还好,其实也就是蹭到了我一下,没直接撞上来。”

 “乖乖的小弟弟,我会对你负责的。“吴世勋握着张艺兴的手,一脸真挚的看着他。

  “大哥哥,那我就靠着你罩着我啦。”张艺兴笑着把另外一只手搭在吴世勋的手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吴世勋就这样第一次看到了张艺兴脸上的小酒窝,他觉得这个小弟弟也没有昨晚那么冷冰冰嘛。



评论(4)

热度(34)